这种事你就是想瞒也瞒不住了,二夫人得到消息晚了些,然而还是在李朝朝等人之后赶到厢房这边,她看到下人们围成一团,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了,但看到眼前这情景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头皮一阵阵发麻。

    二夫人挤开众人,发现蓝翎羽和李朝朝也在此处,心里觉得被人瞧了笑话,不由翻了两个白眼看到迎来的蓝宝诺喝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去汇报的丫鬟也结结巴巴说不清楚。”

    蓝宝诺被二夫人迎头喝问,脑子有些晕晕的,这屋里的情景她虽然没进去看见,但也猜的**不离十了,面上露出羞赧,也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母亲,你……你别着急,其实是……”

    二夫人不耐地皱皱眉,刚要呵斥,就听到屋里传来一阵阵呻吟,那声音痛苦且淫荡,让人听得心中发颤,而且还有些耳熟。

    她猛地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谁居然敢在大白天地当着下人的面**,可是她想起小丫鬟去通报自己时说是大少爷和小姐出事了……

    二夫人脑子里忽然嗡地一声骤响,难道是……想到那种可能性,她整个身子都晃了晃。

    见到此场景的李朝朝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来,眼底闪过阴狠的戾色,今日秀娘的计划,她会一一反击,会让秀娘知道她想害人根本不需要谋算,信手拈来就是一条条毒计!

    前面的二夫人差点直接摔倒在地,被一旁的蓝宝诺及时扶住,“母亲,您小心啊。”

    “现在还小心些什么!”

    二夫人来了脾气,一把推开蓝宝诺,她也不是没经历过大变故,有些事没亲眼看见之前,她一定不能垮,就算事情真的如想象中的那般,她也要极尽全力去补救,不然她的儿……就要毁了!

    众人就见着二夫人踉踉跄跄地往厢房里走,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秀娘从里屋出来,见到二夫人也来了,神色如丧考妣,“夫人,您还是别进去了……”

    二夫人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扇向秀娘,大骂了声:“滚!还有什么我是见不得的!”

    秀娘被扇得左脸迅速肿起来,侧过头时一眼就看到风轻云淡的李朝朝和她身后如靠山一样稳重的蓝翎羽!

    她的眼立即嫉妒地通红!

    一定是李朝朝搞的鬼!

    除了她不会有任何人!

    不然为什么不是她出现在屋里,反而是蓝宝柳,可是她又是怎么做到的!

    她的每一步计划都布置周详,可是还是让李朝朝躲过去了,不仅没有陷害这两夫妻俩生嫌隙,居然让她反击!

    李朝朝只静静地迎视着秀娘毒辣的目光,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秀娘仿佛看到她在说:我的姐姐,好戏就要上演了。

    秀娘眼底的李朝朝正一点点变得扭曲,恶毒,她的瞳孔因恐惧而突然收缩,她感觉到自己的布下的天罗地网已经被李朝朝划破,而有一张更大的网却对自己渐渐收拢,扼住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和挣脱。

    就在秀娘心中在打了冷颤的时候,屋里忽然传来一声尖叫,“啊——怎么会是这样!我的儿啊!”

    这一声尖叫所有人都听见了,秀娘一个激灵冲进屋里,就被二夫人疯狂地捶打在她的身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蓝宝柳**地跪骑在蓝滕安的腰上,疯狂地索取,哭着喊:“母亲,帮帮我……帮帮我!我不要,我不要了,好痛,好痛!呜呜呜……”

    她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青一块紫一块,表情痛苦万分,她的身下就好像要粘在蓝滕安身上,分不开了!

    而被她骑在身下的蓝滕安早就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二夫人听到蓝宝柳地呼唤,急得团团转,扯着秀娘的身子大喊:“还愣着做什么,把他们给我分开!”

    两个人也没费多大力气就上前把床上的两个人分开,二夫人抱着蓝宝柳就痛哭流涕,“我的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蓝宝柳累得浑身无力地靠在二夫人怀里,秀娘从地上把破碎的衣服拾起来披在她的身上,然后微微叹了口气,心里暗想着若是李朝朝以为用这招就想反击,就大错特错了!

    秀娘飞快地看了眼哭的稀里哗啦整个人都精神不济的蓝宝柳,然后哀叹了声:“该不会是姑娘被谁害了吧?之前不都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经秀娘这么一提示,蓝宝柳狠狠地张大了眼睛看她,虽然她现在充满了悲愤和耻辱,但她不会忘记当初的计划应该是李朝朝出现在这里!

    怎么会变成自己?

    而且她记得之前明明抱着小虎子在屋里等着大夫过来救治,也就是说这件事透着诡异,可最终的始作俑者都指向了一个人——李朝朝!

    蓝宝柳忽然叫嚣地尖叫道:“是李朝朝!李朝朝害我!”

    她瞪大了眼睛抓着二夫人,“母亲,是她,一定是她!”

    蓝宝柳怕是二夫人不相信似的,转过头悲愤地看着还在昏迷的蓝滕安,疯狂地上前狠狠地打在他的身上,“你给我起来!起来啊!蓝滕安!你个死人!混蛋!王八蛋!你给我起来!”

    蓝滕安被蓝宝柳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扇着,就是重度昏迷也醒了,更何况他只不过是太过疲倦,很快就苏醒过来,看到衣衫不整的蓝宝柳疯狂地厮打着自己,先是厌恶地推开她,然后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立即如石化一样坐在床边上,任由蓝宝柳捶打:“你还推我!你还有什么脸推我!刚才你……你……”

    蓝宝柳低泣一声,捂着脸痛骂:“你说为什么会这样!一定是李朝朝害的咱们对不对!”

    屋里的人叫喊着,外面的人几乎是听得一清二楚,李朝朝听到他们几次叫到自己的名字,没什么意外地扬扬眉,蓝翎羽面上一冷,扫了院子里的下人一眼,众人不用蓝宝诺去驱赶都乖觉地自行离开。

    果然,不刀片刻,回过神的蓝滕安忽然叫嚣地喊道:“没错,就是李朝朝!那个贱人在哪里?我要把她碎尸万段!”

    蓝翎羽的眸光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二话不说一脚踹开厢房的大门,大喇喇地靠在房间门口冷笑,“你刚才说要把谁碎尸万段!”

    “自然是……”蓝滕安回过头发现进来之人竟然是蓝翎羽,气焰一下子就小下来,瘪瘪嘴不敢说刚才那般放肆的话。

    就冲着蓝翎羽那杀人的目光,他只要敢说李朝朝一个字,碎尸万段的人质会是蓝滕安!

    蓝宝柳却被仇恨迷失了双眼,根本没注意到蓝翎羽的凶光,看到跟在后面的李朝朝进来,大喝一声道:“是你!就是你这个贱人!是你害的我!我要和你拼命!”

    蓝宝柳要上前挥打李朝朝,蓝翎羽开口冷冷道:“我从不打女人,但是并不代表我不杀女人!”

    “三哥!你不要在向着这个女人说话了,你知道她今天让我们……”蓝宝柳想起来就是一包眼泪流,怒瞪着李朝朝,想杀她的心计都有了,“李朝朝你敢做就敢当,躲在三哥后面算什么本事,你以为你这样躲着就能抹掉你今日做过的事么?”

    李朝朝满脸不解道:“六姑娘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我如何害你?”

    蓝宝柳怒火攻心,“明明你应该在这屋里,怎么会是我!”

    屋里的人都是一惊,知道事情真相的暗骂蓝宝柳这个没脑子的笨蛋,以前看着挺精明的,现在遇到事怎么不冷静,秀娘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而蓝翎羽则一脸怒气,“蓝宝柳,为什么应该在这里的人是朝朝呢?”

    李朝朝似笑非笑地扬了扬眉,“为什么是我在这里?难道是你要害我?”

    众人脸色大变,二夫人听到这里就差不得听明白了,一定是这些人想害李朝朝,反而被李朝朝将计就计,所以才吃了哑巴亏!

    这时真的没人能说什么,蓝宝柳几次张嘴想说应该是李朝朝被她们迷晕了在屋里,可是她又不是真的蠢,只要一说就直接承认她们是害她在先,至于是谁害得她和蓝滕安没有任何证据!

    李朝朝忽然问:“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明明被你们迷晕了,又怎么会逃出去的?而你又如何在这里的?”

    众人不说话,其实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她们的计划明明那么周详,连假冒李朝朝的人想骗过那些所谓的暗卫都想了法子,可是她又是如何逃出去的!

    李朝朝的笑意忽然骤冷,“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有人救了我,而今日看似大费周章地害我,其实不过是个障眼法,其实真正目的是你们!”

    蓝宝柳震惊,“是谁?”

    她也不是没想过,也只有知道这些计划的人才能救李朝朝了,可是谁又是那个叛徒。

    秀娘也在心里犯嘀咕,就看着李朝朝忽然看了自己一眼,她心中警铃大作,只听李朝朝一字一顿道:“自然是我的姐姐了,世上最亲的只会是血缘亲人,除了秀娘还会有谁!”

    秀娘首先意识到李朝朝这是明目张胆地陷害她,然后惊怒地反驳:“朝朝,不可胡说!”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你不是上次去紫苑和我说过,早就受够了这些年蓝宝柳和蓝滕安的欺负,她们想让你算计我,你就将计就计,看似是陷害我,却暗中救我出来,然后趁机陷害她们。”

    李朝朝一脸诚恳地叹气,“虽然我很赶紧你救我,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你怎么可以让他们兄妹俩**呢。”

    其他几个人从李朝朝的语调表情上都觉得她十分诚恳,看不出任何破绽,而且也觉得她说得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就李朝朝说话的样子,就连一旁的蓝翎羽和蔡牧之都要信了!

    蓝宝柳大怒,“秀娘你个贱人!”

    蓝滕安更是怒气冲天,他其实并不太相信李朝朝的一面之词,可是除此之外也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的理由李朝朝会跑出来!

    而且,秀娘确实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

    蓝滕安惊怒一声,上前抓着秀娘的头发按在地上就开始拳打脚踢,“你这恶毒的贱人,就该剥皮抽筋!”

    对于蓝滕安的拳打脚踢,秀娘早就习以为常,她被压在地上,既不喊疼也不哭嚷,只冷眼看着李朝朝的方向,冷笑:“大爷,你怎么能轻易相信李朝朝的话,我俩之前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又不是第一次害我,怎么可能是我把宝柳弄到你的床上!我要是真想害你们,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这根本不是我做的!”

    蓝滕安被她说的话一愣,不由觉得有几分道理,踩着她的头,一脸窥视地看着李朝朝,“这件事一定要查出个水落石出!”

    “没错!”蓝宝柳附和,只要想到她和自己的哥哥……她现在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扑倒在二夫人怀里又恨又怒,哭得满脸泪痕。

    二夫人也在叹气,这辈子这孩子可怎么办,就算查出了真相又如何?

    所以她也懒得问到底是李朝朝使得坏还是秀娘的阴谋!

    李朝朝回过头看了两眼门外,就见青瑶也跟着过来了,似笑非笑道:“不是你告诉我的又会是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今日的计划,从这间房里中了迷药还能跑出来,当时陷害世子的丝绦和棋子上的迷药,都是你告诉我的,让我知道世子爷根本是被陷害的,所以才没有造成误会啊。”

    李朝朝每说一个证据,蓝滕安踩在秀娘脑袋上的脚就更加用力积分,“贱人!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秀娘疼得龇牙咧嘴,狼一点点流失,强撑着力气辩解道:“根本不是这样,是你害了小虎子,我们把你关在这里,你自己逃出来,然后还来害宝诺……”

    “所以说你是承认你害世子妃了么?”

    蓝翎羽忽然厉喝道:“来人,拉出去浸猪笼。”

    蓝滕安还没反应过来,门外立即闯进来几个高头大马的男子上前一把将蓝滕安掀翻,抓着秀娘的手就往外拖。

    秀娘见蓝翎羽这是来硬的,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抓着门框大喊,“李朝朝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害你!就算是我用迷药迷晕你,其余的事我也没做什么,那只会说明是你害了蓝宝柳,怎么可能证明是我害她们!我如何分身乏术去把蓝宝柳给带到这里来!”

    蓝宝柳一脸愤恨地在秀娘和李朝朝的脸上来回巡视,说实话她俩的话她谁也不信!

    可是必须死一个!

    不然难解她心头之恨!

    “要证据是么?”

    李朝朝刚要说话,蔡牧之忽然走上前,奸笑一声,“是你让我把人迷晕带到这里来的啊,你还嘱咐我在屋里燃了香……”

    说着,蔡牧之煞有介事地在屋里找了一圈,果然在角落里发现一点燃尽的烟灰,他沾了一点在手指上,笑着看秀娘:“你还告诉我闻到此香的人无论男女,都会情不自禁地情动,忘乎所以,药效持续很久才能停,哪怕对方有意识也分不开彼此。啧啧啧……”

    蔡牧之还啧啧两声。

    “血口喷人!”

    秀娘一开口,就被蓝滕安一拳头打在嘴角上,“贱人!你这下还有什么要说的!”

    秀娘一口血喷在地上,牙齿上全是鲜血滴落,冷笑:“蔡牧之!我为什么要找你帮我!找了你又为什么会帮我!你简直是信口雌黄!”

    她知道这是诬陷,**裸的诬陷!

    蔡牧之笑着耸肩,“因为你说弄死这两个人,给我当小妾!至于我为什么现在又说实话,是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被你利用了!”

    李朝朝几不可见地挑挑眉,蔡牧之这简直是把黑说成白啊,他在帮自己!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相信这是秀娘做的,就连蓝宝柳也坚信如此,据她所知,蔡牧之实在没道理帮李朝朝!

    其他人也不信秀娘,毕竟李朝朝实在没道理去害那兄妹俩,秀娘这是借刀杀人,一箭双雕!

    二夫人虽然更担心蓝宝柳以后怎么活,但知道是秀娘所做,早就气得浑身发抖:“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

    她话还没说完,门外跑进来一个小丫鬟,哭着喊道:“二夫人,您快去看看把,孙少爷怕是……不行了!”

    ------题外话------

    后天……一定万更!

    (*^__^*)嘻嘻……

    秀娘这次死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