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娘怒瞪过去,还是不肯示弱,“我什么时候害你了,你没做过怕什么鬼敲门!”

    李朝朝面无表情地睨过去,“对啊,三姐姐你这只鬼为何总是要和我过不去?我哪里碍着三姐的眼了?是想让别人知道母亲教养了我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还是什么其他事遭了你的嫉妒。”

    二姨娘看到李朝朝紧紧逼问秀娘,也急了,“李朝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二姨娘,这话你应该问三姐姐,她到底想如何!”

    “大嫂,今日这事不彻查清楚,可有不少人想看你的笑话呢。”

    小姑奶奶又添了一把火,大夫人脸色一黑到底,冷眼看向二姨娘母女,“没凭没据不要再胡说!”

    “可是李朝朝她……”

    “秀娘啊,说起来你方才不在戏台那,又去了哪里?”

    经小姑奶奶这么一提,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秀娘。

    秀娘支支吾吾地了一阵,“我被母亲罚回屋,但又气不过李朝朝所以去了园子。”

    “哦!”小姑奶奶拉长了声音,“果然是怀恨在心陷害五姑娘呢。”

    “不是的!”秀娘一听连忙否认,“我只是打听到李朝朝责难了春喜,所以我才想着……”

    话没说完,李朝朝狠戾地截住她的话头,扬声抢声道:“所以你就利用这一点杀害了春喜,以至于刚才听到春喜死了不只没有一点意外,还很兴奋地把脏水泼过来,因为只有这样就可以置我于死地,你不仅让母亲因我颜面无存,还可以让你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一箭几雕呢?”

    秀娘不想在气势上输给李朝朝,不得不拔高了声音喊道:“我没有!”

    “不是你的话,你方才为何如此笃定是我杀了春喜?”李朝朝一个接一个地问题抛出,“是不是你一早就打定主意要置于于死地?就算不是我做的,也要让我无法翻身,这一点你无法否认!更何况你既然没做过,又有谁给你作证?除了你又会是谁!”

    刚才还一脸委屈的李朝朝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声音铿锵有力,每个字如一把重锤敲打在秀娘的心尖上。

    就在李朝朝话音落下之时,只听啪地一声,秀娘猛地抬头看去,就见大夫人手中的茶杯被捏碎了,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秀娘立即就懵了,她惯会看大夫人脸色行事,但见母亲一脸阴狠,心里就开始发虚,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说,就是张了嘴也发不出声音,她被李朝朝身上散发出的凌厉气骇住,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是吓住了,没反应过来,就被李朝朝一句话盖棺定论,“既然你没话说,就让母亲发落把。”

    说完,她就退到一边,二姨娘看到秀娘萎了,气焰顿时高涨起来,“李朝朝休要胡说八道,我家秀娘怎么可能去杀春喜,只为了陷害你吗?你当自己是什么人,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够了!”大夫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瞧瞧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大夫人,你不能听五姑娘的猜测就断定是秀娘做的啊!”二姨娘跳起来,“要是大夫人执意听五姑娘的一面之词,那么我就去找老夫人,大爷,三爷都来评评理,实在不行就去报官!”

    大夫人皱起眉头看她,“还嫌闹得不够吗?让外人知道我们李家虐待下人,还是让他们知道咱们家出了个杀了人的小姐!这事我可以不计较,但谁要是说出去,瞧我不扒了她的皮!”

    她这话已经是给秀娘一个机会了,二姨娘却还是不满,“不行!若是此事不查明白,那屎盆子不都扣在秀娘的头上,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秀娘也缓过劲来,一个劲地解释,“母亲,您千万别信小人的谗言,这事真的不是女儿做的啊!”

    小姑奶奶见大夫人把她找过来竟是发难五姑娘,心道李朝朝平时过得果然很艰难,本想帮她说说话,谁知道李朝朝根本不用她担心,几句话就翻盘赢得了有利的局势,让那对滑稽的母女自乱了阵脚。

    她见李朝朝一脸坦然,认定此事绝对不会和她有关,她也看着是李曼曼把五姑娘找出去,接着又被秀娘发现见了蓝世子,她往回走后又见了自己,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会杀人。

    小姑娘嘴皮子厉害是不假,要是有那么狠的心,何苦一直隐忍大夫人。

    此时绝对和秀娘脱不了干系,也真是歹毒心肠,就为了嫉妒竟陷害自己的亲妹妹。

    小姑奶奶道:“大嫂,二姨娘说的不错,这凶手还是找出来,不然这样不明不白的,不给众人一个交代,下人们都会寒心的。”

    大夫人在心里计较了一番,便认真问起来,“好,秀娘我只问你,方才在园子里可见过其他人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我……我……”秀娘皱着眉想了想,“啊……我和二哥在园子里打了个照面,但没说话他就走了。”

    李朝朝的眼皮几不可见地跳了跳,忍不住叹了口气,脑海中闪过四个字:自掘坟墓。

    大夫人拿眼乜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刘姨娘,“去找星哥儿来!”

    刘姨娘紧张地搅了搅手中的帕子,大夫人又把福妈妈叫来小声嘱咐了几句话,然后福妈妈就领命出去,谁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去。

    李朝朝事不关己地别开眼,就见李曼曼已经被嫉妒染红了双眼,似乎是想到秀娘存了不该有的心思,心中憋了半天的火猛地爆发出来,上前一巴掌打在秀娘的脸上。

    秀娘被掀翻在地,二姨娘想说什么,但李曼曼那瞪圆的眼,连她都不敢吭声,只能默默航前扶起女儿,“秀娘,你要不要紧!”

    李曼曼趾高气昂地怒视地上的人,其中也包括李朝朝,“我告诉你们,谁要是敢打蓝世子的主意,休怪我不念姐妹情意!”

    “四妹妹,我没有……”秀娘捂着脸十分无辜。

    李朝朝一脸淡漠,但心里狂喷:蓝翎羽那个废物赶紧打包带走,就是倒贴钱给她,她都不要!

    ------题外话------

    我知道现在每章节都两千字很不爽,但是上架肯定万更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蓝三郎想去朝朝,真的也挺艰难的…哈哈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