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双竹馆,李朝朝什么也没说,径自吃了午膳,就如往常一般在软席上熏香冥思,何妈妈一肚子话想问,但见她如此不在意的摸样,只得偷偷拉着冬月到了外面叙话。

    到了未时,李朝朝准时醒来,香尘端着琉璃盥上前微蹲,她在新泡好的桃花澡豆水里净手后,又接过夏荷手中的丝帕,斜睨了一眼欲言又止的何妈妈,才懒懒的开口。

    因刚睡醒,她的声音带着软腻的沙哑,“妈妈有话尽管说吧。”

    何妈妈冲夏荷和秋霜使了个眼神,她二人行礼后乖觉地离开后,问道:“姑娘,你当真要嫁给别人为妾?”

    当时冬月在永和堂外间,里面的交谈她也是听得一清二楚,自然听到李朝朝说的那句“嫁给别人为妾”的话,何妈妈不只是主子的乳娘,还是双竹馆的管事,既然被问了,她只好一五一十地全部交代。

    “虽然嫁到蓝家为继室,实在是委屈了姑娘,可若是为妾,这辈子就毁了啊……”何妈妈跪在了地上,“老奴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还是请姑娘三思啊。”

    李朝朝见何妈妈是真的急了,眼中的笑意更深,“我不过是随便说说,怎么连妈妈也信了。”

    她亲自把何妈妈扶起来,“您老别总是跪我,仔细伤着膝盖,当时不过是权宜之计,且让大夫人信了再说。”

    李朝朝拉着何妈妈的手起身坐到并靠着杌子上,“其实嫁给别人为妾,有时候也好过所嫁非人,过府后丈夫是个花心又不疼人的,白白顶了主母的名声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连个妾都不如。”

    何妈妈想到那日大姑爷和春喜的事,心中也觉得不耻,没想到蓝家大公子竟是那样龌龊之人,“可是……”

    李朝朝见她还是有些迟疑,索性把话都挑明了,“我知道妈妈是为了我好,但我主意已定,哪怕是嫁为寒门妻,也断然不会和蓝家有任何牵扯。”

    就在何妈妈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李朝朝再次斩钉截铁地打断她,“难道妈妈是不相信我吗?以我现在的手段,就是嫁给一个种地的又如何?”

    何妈妈叹了口气,抬手抚摸着李朝朝的柔发,“老奴怎么会不相信姑娘,只是想着以姑娘的容貌和品性应该嫁的好一些,才算圆满。”

    “世事难料,此时看得再好的事物,也许过些年便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李朝朝诡异地勾了勾嘴角,“妈妈就别为此事担忧了,我哪里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就是连秀娘都没定亲呢,我向你保证,不管到了那里,都带着你,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何妈妈脸上一红,这才想起到了今年过了夏天姑娘才满十三岁,现在说起这个确实为时尚早了些,倒不是她忘了此事,而是姑娘的言行举止早就如大姑娘所为,讨论起这些事情来,她既不扭捏也不害羞,根本没有任何的违和感。

    现在又听到李朝朝揶揄自己,何妈妈更是哭笑不得,但她还是不能消除心中的担忧,“我听冬月还说,大夫人故意让秀娘和你较劲来着?”

    “曹氏用秀娘挟制我,又利用我来拿捏秀娘,不过是她惯用的手段。”

    何妈妈哼了声,“秀娘会不会又像上一次那样针对姑娘?我发现秀娘的心机不是一般的阴损,绝对不可以让她达成心中所愿”

    李朝朝笑着摇头,“妈妈所言差异,正是她那样的人,才更应该嫁到蓝家祸害别人去,就是她不来阴招,我也会助她一臂之力。”

    何妈妈一听,也跟着笑出声,却还是不忘叮嘱李朝朝要多加小心秀娘使坏。

    两个人又说了一阵子话,李朝朝叫外面的秋霜进来,问道:“账上有多少钱?”

    双竹馆里四个丫鬟分工明确,夏荷贴身伺候李朝朝,秋霜主要管账,冬月则负责保护,而香尘就是跑腿之类。

    秋霜的账本就放在双竹馆内室里,平日里她都在李朝朝面前做账,虽然李朝朝不曾细问过,但她也不敢有半点差错。

    “截止到今日账面上一共有六千四百八十二两,但苏记那边还有帐未收回。”

    李朝朝见秋霜回答的不含糊,知道她做事尽心尽力,满意地点点头,“去把账上的钱都支出来,把我寄卖在苏记的香都买回。”

    秋霜不解地一愣,却不敢多问,她拿眼斜看了一眼何妈妈,才点头道:“是,姑娘可还有什么别的吩咐?”

    “我会亲自给苏老板写一封信,告诉他事情原委,你去吧。”

    何妈妈等秋霜出去,才问:“姑娘这是为了防着大夫人?”

    “倒也不全是,她今日想试探我和传闻中的香粉娘娘有没有关系。”李朝朝勾了勾嘴角,“还想打算让我做手艺人呢。”

    “大夫人真是卑鄙。”何妈妈又急红了眼,“她就是打算让姑娘做手艺人,以后无法嫁个好人家。”

    其实当初李朝朝本打算做手艺人,如此一来能娶她的人就会有限,也省得蓝翎羽那个拎不清的与她纠缠不休,可是何妈妈死活不同意,她也只好作罢。

    这并不是妥协,而是尊重每个为自己考虑的意见,才不会盲目地走错路。

    何妈妈迟疑地问:“那姑娘这么做的目的是?”

    李朝朝嘴边的弧度更深,“苏记近乎垄断了整个镇江的香粉,你以为曹氏和蓝家会善罢甘休?我要在她们出手前断了她们的财路,让她们彻底赔个精光!”

    到了夜晚临睡前,冬月才匆匆走进来回话:“姑娘,刘姨娘是被大夫人撵到浣洗房了。”

    李朝朝垂着眼帘也并不多问,只让冬月不要惊动任何人。

    又过了几天,临近锦娘出嫁的日子,何妈妈亲自给李朝朝穿上带帽斗篷,嘱咐道:“还是让冬月跟着你一起去,虽说明日锦娘嫁人,阖府上下没人注意到你,但还是要小心为上。”

    “还是妈妈考虑的周全,我去去就回。”李朝朝又交代了句,“若是我一个时辰内没回来,你们也别慌乱,最主要别让馨兰苑那边的人知道。”

    “是。”

    何妈妈亲自把李朝朝送出院门外,冬月打着灯笼一路无话地跟在身边,到了一处院落外,才道:“奴婢已经打听过,浣洗房里的人都调走忙二姑娘大婚的事,里面只有刘姨娘。”

    李朝朝冷冷一笑,这根本是大夫人故意为难刘姨娘找的借口罢了。

    她推开破败的院门,借着月色,就见井边有位清瘦的女子独坐在院中浣洗。

    刘姨娘感到有风吹来,冷得打了个哆嗦,虽已入春,但双手浸泡在水中依旧冰寒刺骨,她抬起手凑到嘴边呵口气,就见门口站了个人影,那人背对着月光,将她的周身晕染出朦胧的银灰色,她吓得一个激灵,站起来时踢翻了脚边的木盆,冰凉的井水浸湿了她的双脚。

    “是谁?”刘姨娘慌乱地低低喊道,到了这个时候,她都不敢出口大气。

    那人跨过门槛,疾走了两步,这才露出她那张巴掌大小的脸,李朝朝摘下斗篷帽,笑道:“刘姨娘。”

    ------题外话------

    看看人家朝朝怎么对付大夫人的…呵呵呵呵呵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