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心肝

    作为过来人,李朝朝一眼就看出倪氏那笑中的算计。

    如果她打骂了小扇,那就会落得一个悍妻,诚然她心中住的就是一头猛兽,在这个家有个贤名的婆婆,她哪怕露出那么一丁点的泼辣,就会被这侯府上下百十多口人,一人一口唾沫星子淹死。

    可如果就此放了小扇,旁人只会觉得她是个软糯无能的,连给她撑场面的太夫人都会不高兴。

    倪氏就是看住了这点压在她头上。

    有时候名声确实是可以杀死人,可是她李朝朝不在乎。

    李朝朝心底闪过几分轻蔑,她之前忍就是等着小扇出手,好利用这个切口和倪氏拉开一场腹黑战,想必倪氏现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之前都是装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面上不撕破脸,谁又能真正在乎平静湖水下的涌动。

    李朝朝和倪氏的目光在空中交错,似乎发出噼里啪啦地火光,让两个人各自心中都有数。

    可是小扇却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李朝朝只不过是静默了那么一下下,她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哭着跪过来,抱住倪氏的大腿,“夫人,我真的什么也没做过啊,请您相信我啊,我对您可是……”

    她话没说完,倪氏淡漠地扫了小扇一眼,小扇被那冰刺的目光吓得一哆嗦,呐呐地松开手,不敢放肆地哭了,那个眼神太冷,让她扛不住。

    府上都说三夫人是个好相与又好说话的主子,可是小扇是大户人家里出来的罪女,哪里看不明白这些人的手段。

    明面上看着一团和气的,其实背地里最是心狠手辣。

    就比如说青瑶那个贱货!

    都是她害了自己!

    小扇嘤嘤地哭着,倪氏哼了声,“你早知道今日何必当初,居然害到我羽儿的头上去了!这府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羽儿是我的心头肉,你求我也没用,这事太夫人已经让你们奶奶决定了,你且听她怎么发卖你吧!”

    李朝朝心里觉得好笑,倪氏就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心疼蓝翎羽呢。

    “哎,夫人说的是,之前在我进门之前就和我提过这话,想必当初夫人选小扇服侍世子爷肯定也说过她最心疼的人就是世子爷,这话说了可不只一遍,你怎么还能不长记性!”

    李朝朝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旁人觉得这话没错,可是倪氏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觉得这话里话外都是讽刺。

    倪氏漠然道:“既然太夫人相信你,你就赶紧做决定吧。”

    李朝朝垂下眼帘淡淡一笑,“嗯,是……妾身觉得既然夫人说小扇是紫苑的人,那紫苑的事都是世子爷说的算,而且小扇也是世子爷的侍妾,她下毒害了世子爷,自然应当由世子爷来做主,而且世子爷现在病着,不宜做出什么血腥的事,也算是积德一件,等世子爷醒了,自然由他来做主最是妥当。”

    她不理倪氏想说什么,把头偏向一旁,“太夫人,您觉得呢?”

    “好,难为你考虑的周全,是个好孩子!我没看错你!”太夫人很高兴,“咱们家的媳妇就是有贤惠的传统。”

    李朝朝害羞地笑道:“太夫人谬赞了,论起贤惠,妾身哪里和夫人相比,她才是咱们永康最当之无愧的贤妻良母。”

    她说的真心实意,只有心虚的人知道那话是多么的讽刺。

    倪氏脸上有些挂不住,李朝朝又扬着笑脸问她,“以后还请夫人多赐教做个贤妻,只是还没讨教夫人,若是您的话该如何处置小扇?”

    小扇听到暂时还能活着,只能暂时松口气,她需要抓住一切机会活下去,可是一时又想不到自己更好的出路。

    看情况夫人是不会帮她了,她该怎么办!

    倪氏不冷不热地看了李朝朝一眼,这个讨教是个难题。

    这丫头的胆子还真不小,就如同刚开始披了一张兔子皮,谁知里面却是只狡猾的狐狸,现在这般沉静自若,倒有点老谋深算的感觉。

    就不怕她看出她的破绽?以后会留心,决不让她在有机可乘!

    还是觉得有太夫人仗着就可以为所欲为!

    天真的丫头!

    在倪氏眼里,李朝朝就是个十几岁连毛都没长奇的丫头,说句不好听的,若不是现在她嫁进来,以她的身份都不会多看李朝朝一眼,不过是个村野女子,粗俗不堪。

    倪氏在后宅大院里浸淫了几十年,早就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她挑了挑嘴角,面露神伤,也对太夫人说:“我是最尊重羽儿的,虽然我现在恨不得能撕了这丫头的皮,母亲请您原谅一个做母亲的心,这哪里是给羽儿下毒,分明是往我心上插刀子……”

    太夫人忙让人去安抚倪氏,“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素有贤名,但伤了至亲至爱的人,自然不能放过他们分毫,不过朝朝说要让羽儿做主,这个提议很好,你也就别为难了。”

    李朝朝也像模像样地去宽慰倪氏,“夫人放心,此事我定会向世子爷请示,言明夫人的爱子之心。那小扇和青瑶的卖身契……”

    拿着帕子擦眼睛的倪氏目光倏然一冷,小贱人!

    “等我派人拿去给羽儿处置,毕竟是他房里的人。”

    倪氏的牙都要咬碎了。

    太夫人让人先把小扇给绑了扔去紫苑的柴房,青瑶等人也尽数退下,至于周妈妈频频地想三夫人倪氏递眼神,希望她为自己求情,可是倪氏却像没看见似的,偏巧李朝朝都看在眼里。

    倪氏为了自己的好名声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帮周妈妈说话,这紫苑都是周妈妈在处理事情,不说她奴大欺主,今日这事也是她调教不利才出了这种祸事,倪氏怎么可能为她说一句好话。

    李朝朝心里好笑道:倪氏一生精明,赢得天下贤名赞誉,她就让她知道,这贤名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早晚有一天,倪氏要为这贤名吃尽苦头!

    太夫人正准备走了,紫苑的二等丫鬟春丽进来说道:“太夫人,夫人,不贪大师到了。”

    不贪大师也是个不拘小节的,没等春丽跑出去人已经开始往里走,“阿弥陀佛,几位施主又见面了,还有这位女施主!”

    李朝朝见不贪最后一句是冲自己说的,她笑着双手合十回敬了一下。

    听见春丽清脆的声音,堂屋里的云锋也恰巧出来,“不贪来了?”

    不贪笑呵呵道:“你这么急着找我来做什么?”

    云锋道:“你再算算,为什么我外甥一直不好?”

    “你真拿我当接头算命的了?”不贪小声嘀咕,“他为什么好不了,你还不知道!”

    云锋很是坦荡地睁眼睛说瞎话:“不知道。”

    不贪几不可见地抽了抽嘴角。

    倪氏忽然提出质疑,“按理说大师的卦象应该不会错,可是这冲喜妻已经进门一个多月了,我们羽儿怎么还没好呢?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云锋看向不贪,“我也素手无策,所以才把你请来。”

    “阿弥陀佛,贫僧出家人不打诳语。”不贪捏了捏胡子,“他是需要与他需要与她八字相合的人近身,怎么会这么久……”

    不贪并不知道其中缘故,但是他却也看得明白云锋那眼神的意思,他俩是多年的好友,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确实没说谎,李朝朝和蓝翎羽的八字相合,而且两个人做夫妻只会越来越好,李朝朝旺夫。

    云锋睨了倪氏一眼,不冷不热地勾勾嘴角,倪氏脸上一僵,太夫人哼了声,“我就说为什么怎么还不好!以后就让朝朝伺候羽儿!旁人都是些不省心的,八字不合就算了,还竟出些幺蛾子!”

    不贪笑了笑,“太夫人说的是,冲喜妻自然是越早通房病越好,说不定您以后还会抱上重孙子。”

    太夫人被不贪说的心里舒坦不少,云锋也趁热说:“羽儿的毒已经解了,只是体内还有残存,这两天需要人寸步不离地伺候,但旁人不能太过打扰他休息。这两日就辛苦忠义公和不贪大师暂时留在府中,等吾孙平安度过危险。”

    忠义公笑道:“应该的,难得不贪大师下山,我就和他叨扰几日。”

    不贪没法,只能随着忠义公去了。

    太夫人高兴地合不拢嘴,连忙嘱咐了倪氏好好照顾两个贵客,倪氏一脸诚恳的应下,又让李朝朝进屋去照顾蓝翎羽,这才扶着太夫人一起离开,但是每走一步都觉得心里的火越来越旺。

    云锋、不贪、李朝朝……还有今日小扇和青瑶的事,她都觉得是个圈套,绕来绕去就为了最后那一句,让李朝朝亲自伺候蓝翎羽!

    果然是个圈套!

    夜幕中,倪氏的脸比天幕还黑!

    看着倪氏走远,李朝朝这才关了门,还没等回过头,一双结实的手臂圈上腰间,她闻到那股熟悉的清香,头也不回地靠近身后的男人怀里,“你怎么醒的这样快?”

    “舅父给了我解药。”蓝翎羽笑着亲了亲她的头发,“不过是睡了一觉,竟觉得恍如隔世的感觉,我梦见了许多的事。”

    李朝朝笑着问:“都梦见了什么?”

    “梦见你把倪氏气得脸比锅底还黑,让她有气没地方撒。”

    李朝朝啧了声,“你都听见了?”

    蓝翎羽笑得一脸狡猾,“朝朝这招实在是妙,这下子倪氏想不让你进我房间都不行了!”

    “是你们配合的好。”李朝朝回过头勾着他的脖子,“对付倪氏这种人,硬碰硬是不行的。说到底还是要谢谢倪氏给你挑选的那两个小妾,其实她自己都没料到我会从小扇作为切入点,一举将她的人拔掉。”

    “不过,以倪氏的聪明,肯定知道这是你做的。”蓝翎羽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走到床上抱着,“不过娘子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

    李朝朝见蓝翎羽笑得一脸暧昧,用戳了戳他的胸膛,“其实你早就希望我出手了吧?”

    “那是自然,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滚床单,谁也别想拦着!”蓝翎羽吻着她的嘴角,“不过我也该好起来了,总不能一直装病,我需要与你并肩作战!”

    李朝朝默默地与蓝翎羽接吻,尽情地与他缠绵,今日起他们无需再顾忌,而这不过是个刚刚开始,如果这样一点挑衅倪氏就受不了,那她实在不需要把倪氏放在眼里。

    李朝朝知道蓝翎羽也有他的计划,一个男人能为了她一边在床上装病,夜里不去她的房间时,还要在外面忙碌着,蓝翎羽从来不抱怨,但是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是为了自己在忍辱负重,她的那点忍耐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她今日的法子有些急进和冒险,以倪氏的心机必然能看出破绽,若不顾及蓝翎羽,李朝朝说不定还能再忍个几个月,甚至能和倪氏的关系有所突破,但是她现在不是一个人,需要顾全大局,就算倪氏真的对她产生怀疑,她也有办法去迎战。

    过了好半晌,蓝翎羽发现李朝朝有些不专心,惩罚地咬着她的下嘴角,含糊道:“女人你在想什么?”

    李朝朝挑眉看他,“蓝翎羽你有没有想过不去做这个世子?”

    “想过,而且我也没打算做下去。”蓝翎羽不假思索地回答:“咱俩不是都说好了么,以后我们去当地主……”

    李朝朝起身跨坐在蓝翎羽的大腿上,面对面地看着他的眉眼,“你就是不当这世子,也决不能便宜了你那个弟弟。”

    蓝翎羽的笑容忽然有些微妙,“按照上一世的进程,这个时候,他的文采先是在曲水流觞上大放光彩,又中了秋试第一名,虽然说我娶了你和上一世有些不同,但是不知道其他人人的轨迹会不会发生改变。至少上一世我没这个舅舅。”

    “既然如此——”李朝朝拉长了声音,“打蛇打七寸,咱们就盯着倪氏的七寸心肝狠狠地锤。”

    这心肝自然说的是蓝芷霖。

    “这个竖子就交给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蓝翎羽捧着李朝朝的脸吻了下,“其实倪氏的七寸不只是他的儿子,还有……侯爷。”

    李朝朝挑眉看蓝翎羽,“你又给你父亲使什么坏招了?”

    蓝翎羽捏着李朝朝的耳垂在嘀嘀咕咕一阵,李朝朝听着脸色变了又变,目光沉沉地看着他,蓝翎羽应该是真的恨他的父亲,不然这两次下手从来没心软过。

    她想说夫君你真棒,这招很厉害……可是,她这么说这个男人心里未必好受。

    蓝翎羽见李朝朝不说话,疑惑地盯着她的眼睛,“怎么?你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

    李朝朝立即收回心事,挠了挠头蓝翎羽的下巴,笑着说:“其实这对倪氏一点作用也没用,在床事上女人和男人不同。”

    蓝翎羽端坐起来,“有何不同?”

    “男人情动快,三天不要就想的很,女人则不同,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男人还想那档子事,女人可以十几二十年不行房事都没关系,她得不到也不会像那么想要,反正她想着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就好。”

    “可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蓝翎羽作为一个男人的想法在这点上和李朝朝有所不同,“她得不到夫君的疼爱,就是守活寡。”

    “你觉得倪氏会在乎这个?就算是守活寡又能怎样?”李朝朝笑笑,“她只会物尽其用,反正侯爷在她的手掌心里是跑不掉了,她就是侯爷的主,而且侯爷对她有愧疚,只会更加疼她爱她,这猴子就会在山中称霸王了。”

    蓝翎羽啧了声,“还是你看的明白,你个十几岁的小狐狸。”

    “我都老狐狸了……”李朝朝笑着咬她,“算起来我比倪氏也小不了几岁。”

    两个人笑成一团,不知不觉地就滚到了床上,李朝朝依旧稳稳地压在蓝翎羽的身上。

    蓝翎羽好整以暇地用头压在双臂上看她,“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朝朝忽然坏坏一笑,“我觉得因该让侯爷后院起火,也好引开倪氏的注意力。”

    “他都那个样子了……还能做什么?”蓝翎羽不屑地撇撇嘴,对自己的父亲没有一丝情感。

    李朝朝拉着他的袖子,笑道:“你去问问舅父吧,他能让侯爷不举,自然有法子让他情动,而咱们就让他对着倪氏时是不举,面对其他的女人时却兴奋,这一来一回,很是有趣。

    蓝翎羽抑制不住地哈哈大笑,”那侯爷的那个子孙根是彻底废了。真正坏的还是你,我的毒娘子……“

    他忽然翻身把李朝朝压在身下动手动脚地脱衣服,门外的紫东忽然敲门,”奶奶,青姨娘在外面跪着等您处置。“

    蓝翎羽哼了声,”那就让她继续跪着!滚!“

    紫东是今日的事知道一些内情的人,她是陈凡培训的第一批暗卫,当年为了照顾主子,真正的紫东死后,她顶替上来,当年的紫东也不过是个三等丫鬟,没人注意到一个烧火的丫头长什么样子,所以一直以来也没人对紫东的身份起疑。

    李朝朝嗔怪地看了眼蓝翎羽,笑着对门外的人道:”你告诉她等爷醒了我再过去。“

    她说完,门外就没了动静。

    蓝翎羽也不急于一时,捏着她脸揉了揉,”你就该把那丫头直接给一起打发出去,还有那个紫南和紫北都是倪氏的人。“”做事要留有余地,你把倪氏惹急了,她会咬人的。她现在顶多是对我多留心眼,但是绝不会轻举妄动。我只是顺了你的心意先到你身边伺候,再借机把周妈妈调走。“李朝朝笑道:”至于那个紫南,以后就留着伺候你,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蓝翎羽笑问:”她要是爬床怎么办?“”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蓝翎羽怪笑一声,”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李朝朝打了个哈欠,”是死是活都由您做主!“

    那自然是死的!

    蓝翎羽冷笑,凡是和倪氏沾边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李朝朝小息了片刻才跨出房门,一眼就看到跪在夜色下,被房檐灯笼笼罩在光晕下的青瑶,她走过去眯了眯眼,声音听不出喜怒,”青姨奶奶这是为世子爷祈福吗?不过供奉菩萨的事可是要坚持,以后你就照着自己的心意如此这般祈福吧,心诚则灵,莫要半途而废,不然菩萨可会怪罪的,不然我也不会天天早起去席玉堂做早课了。“

    青瑶的脸上一阵灰白,她明明是来请罚的,却没想到李朝朝用这借口给了自己一个软刀子,明着是拜佛,根本就是处罚,而且旁人还挑不出一点错。”若是你不愿意,也没人勉强你,你就快起来吧,省得旁人置喙说你是装样子,咱们紫苑可经不起太多的是非。“李朝朝挥手让她起来。

    青瑶一声不吭地磕头,”我自会……照做。“

    她身子摇摇欲坠地站起来,李朝朝听到她还没个自觉称呼奴婢,心里也不着急,她还没有入宗牒,算不上是公认的少奶奶,她也不急着立规矩。

    青瑶见李朝朝不说话就想退出去回房,李朝朝忽然喊住她,”去厨房拿点饭菜给小扇送去吧,怎么说你们也做过一场姐妹。“

    走了几步的青瑶紧紧地握着袖子里的拳头,到底是谁害的小扇!又是谁害的自己!

    她看得明白!可是有苦说不出!

    她只能说有的人真是好手段!

    连三夫人倪氏都吃了一个哑巴亏,她这种小角色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受着!

    青瑶一出门,李朝朝就看到紫南进来,笑着摆了摆手让她过来,”这一次青瑶和小扇窝里斗让你受了委屈,不过南姑娘也因祸得福了,等世子爷好了,我就让你顶替小扇的位置去伺候世子爷,姑娘觉得可好?“

    紫南听了这席话喜不自禁,”谢谢奶奶,奴婢一定记着奶奶的恩情,以后替奶奶赴汤蹈火……“”这话怎么说的,咱们哪里需要做什么赴汤蹈火,只是以后要多加提防别人算计,若不今日三夫人和太夫人给咱俩做主,说不定她们的阴谋诡计就得逞了。“李朝朝看着青瑶的背影,低声道:”姑娘觉得这事到底是青瑶还是小扇做的?“”她俩都不是个好东西,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紫南啐道,”当时我去接小扇的药碗前就看到青瑶和小扇说了什么话,小扇才同意给我的。我看定是青瑶搞的鬼。“

    李朝朝面露为难,”那岂不是冤枉了小扇?“”冤枉就冤枉了,之前她还不是冤枉冬月来着!“紫南道:”奴婢现在到是担心青瑶就是抱着把小扇挤走的心思,以后少不得又来祸害别人。“

    李朝朝忽然看了紫南一眼,”我让青瑶给小扇送饭,她现在只怕还没去柴房,你说她会不会杀人灭口?“

    紫南哎呀一声,”奶奶你可真是糊涂!“”我是想着她俩姐妹一场,若是万一有什么误会说不定还能说清楚……“”小扇现在恨不得杀了青瑶呢!“紫南这么一嘀咕,她忽然计上心头,”奶奶这事交给我去,定不能让青瑶对小扇动手,不然旁人会以为是奶奶的意思。“

    紫南心里冷笑:既然青瑶和小扇都已经狗咬狗一嘴毛了,随行就让她们咬个够,省得青瑶以后又有什么花花肠子,免得她和自己挣世子爷的宠爱!

    她这么想着就辞了李朝朝往柴房的方向去。

    李朝朝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目光淡淡的泛起笑意,如果是上一世的自己遇上了倪氏未必真的能斗赢她,以前的李朝朝棱角太硬,太想为了尊严而斗,所以才会横冲直撞,头破血流,当然她现在也是为了尊严而战,只不过用了比较圆滑的方式,悍戾在心中,而不是如泼妇骂大街一样的粗俗。

    她以前打一拳出去对方受伤她也受伤,现在同样的事情她用了迂回的方式,她不累不痛,对方伤在内心还必须得憋着,二次重伤。

    人重生就会想明白很多事,更看得明白倪氏当初一定是想着自己不费吹灰之力,让她安排的那些人玩死她,现在她就让那些人自己恶斗,她也不需要费力气。

    李朝朝笑着回房和蓝翎羽滚床单去了,而那边紫南站在柴房外,听到房间里的尖叫就一阵阴毒的笑。

    这两个贱货还想诬害她,也不看看她们是什么德行还和自己斗!

    她现在就是个丫鬟都能弄死她们。

    反正这件事不管是小扇做的还是青瑶下的毒,她们一个都别想好,只要她们不好了,她心里就舒坦了,世子爷就是她一个人的!

    哈哈哈……紫南听到青瑶在柴房里尖叫,笑得越发阴毒。

    柴房里,小扇拿着所在身上的铁链子狠狠地往青瑶身上抽,”贱人!居然害我!你以为你害了我,以后就能霸占世子爷了么!我抽死你!“

    青瑶想往外跑发现柴房的门被锁上了,她躲闪不及身上被抽的一道一道的,”小扇,你听我说,真的不是我!“”不是你是谁!“小扇大喝:”我现在才不管是不是你!我好不了,你也别想跑!当初诬陷冬月的事你也有份!凭什么我一个人受罚!“

    紫南痛苦的叫着,可是谁也无法来救她。

    周妈妈已经被李朝朝派人送走了,紫苑也没个管事的妈妈,李朝朝也不急着安插自己的人,青瑶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管,别人顶多观望两眼,但看到紫南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是紫南姑娘的意思,也就是少奶奶的意思……

    堂屋里已经热身完一回的蓝翎羽也听到柴房里的动静,抱着李朝朝往浴室里去,”紫南现在可是借着你的名乱来。“

    李朝朝揽着他的肩膀,娇笑道:”我会给她找大夫的。而且她这么做,不是成全了你的心思。“

    蓝翎羽忽然抓着她冲进去,浴桶里的水花翻动,”你个小妖精。“

    李朝朝笑着和他交缠在一起,浴室把外面的声音全部隔绝开,那木桶里水花拍打的声音就是世上最好的协奏曲,让她们尽情地交融,放肆地缠绵悱恻。

    这是心与身最完美的交合。

    第二天,青瑶浑身是伤地出现在李朝朝面前,她挑了挑眉,发现她竟然不加掩饰,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李朝朝叹了口气,”小扇怕是恨透了你,可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若是清白的就该让她相信你,不然她只会抱着这个想法到处摸黑你,以后让人家怎么看世子爷?你说呢?“

    青瑶咬着牙,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都听奶奶的。“

    李朝朝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放心你的伤我会请忠义公亲自给你来看,绝对不让你留下一点疤痕,不然怎么伺候世子爷呢。我也不在乎旁人是否记得我的好,只是你要明白我的苦心。“

    李朝朝一脸无辜,旁人听了也是这么个道理,而且三少奶奶还给青瑶请了忠义公看病,真是太抬举她了,就是侯爷都未必能请动忠义公呢。

    自从那日后,青瑶每日三餐去给小扇送饭,都免不了一顿毒打,把她的皮都打厚实了,后来连吭都不吭一声。

    青瑶索性趴在地上任由小扇打,反正小扇累了也会自己停下来,反正她早就应该明白,自己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人管,这就是后宅里现实。

    强者把人踩在脚底下,弱者只能如蝼蚁一样生活。

    她无法成为强者,但绝不能像蝼蚁苟活于世。

    青瑶托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房间里擦药膏,虽然还是会痛,但她绝不能让自己的身体留下疤痕,不然就失去了一切的本钱,李朝朝能忍的,她同样也可以!

    不为别的,只为活得有尊严!

    这才短短的几日时间,蓝翎羽就能下床走动了,虽然还是离不开拐杖,但整个人都有精气神,每次在花园里散步,他的身边都跟着李朝朝。

    自从世子爷好一些,两个人迅速同房,同房后世子爷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果然是冲喜妻,这效果真是比神医还厉害!

    府上都在传不贪大师是当之无愧的国师。

    不贪听了这个虚名很是不屑,当天就走了,云锋对此苦笑不已。

    反正不管是不是真的冲喜妻起到了作用,众人把李朝朝对世子爷的照顾都看在眼里,府中上下都知道李朝朝为了世子爷的病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三天三夜。

    当然,事情的真相是李朝朝陪睡了三天三夜没出房门。

    看着蓝翎羽的身体渐好,对旁人也态度温和,旁人见到他与李朝朝两个人相敬如宾,恩爱有加,都在说这府上又多了个痴情种,果然深得侯爷的一脉真传。

    就连太夫人都夸这个孙媳妇是个贤惠的。

    李朝朝看到旁边羡慕的眼神,笑着问蓝翎羽:”你知道今日的这一切,你最应该感谢谁?“”谁?“蓝翎羽挑眉,”不会是她吧?“”就是她!“李朝朝负责蓝翎羽的胳膊,”走,咱们去恶心恶心她去!“

    蓝翎羽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这是火上浇油,不过我喜欢!“

    两个人笑着往青院走,青小亲自把他们迎接屋里,就见窦姨娘正和倪氏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打珠络,见到她二人纷纷停下手中的东西,嗔笑道:”这才刚好一点就到处跑?“

    窦姨娘给他们行礼,”世子爷,三少奶奶。“

    她亲自给两个人搬了圆墩子,蓝翎羽摆摆手,”我就不坐了,我是顺路过来,想着一定要亲自感谢一下母亲来的。“

    倪氏不解地挑挑眉,”说什么傻话。“

    蓝翎羽目光诚恳道:”母亲,我是认真的,若是没有你,我就不会娶到这么好的娘子,所以请您一定要受我这一拜……“

    说着他就有模有样地下跪,一旁的李朝朝既要扶着他,也要跟着下跪,倪氏见了心生不忍,”好了,你们都快起来,什么谢不谢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身体还没好,若真是想谢我,就快些抱个大胖孙子给我。“

    李朝朝娇羞地低下头,蓝翎羽也笑着抿抿嘴,”定不会让母亲失望。“

    倪氏眼底的笑越发的冷,”还是早点回去吧,别出来太久,身体吃不消的。“

    蓝翎羽也不拒绝,两个人连坐都没坐就一起告辞了。

    倪氏侧过头从窗户前笑看着他俩出了远门,嘴角的肌肉都笑僵硬了,这是来给她添堵来了!

    她随意地问窦姨娘,”你觉得这个新妇怎么样?“”看着很贤惠。“窦姨娘淡淡的回答。

    倪氏偏过头看着窦姨娘,她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她听得却分外刺耳。

    要不是知道窦姨娘没那个胆子和自己作对,她真的以为她是在讽刺自己!

    李朝朝就这么迫不及待地逼着她出手!

    好啊,成全她!

    看她的贤惠能装到什么时候去!

    到了夜里,侯爷沐浴完后,有些踟蹰地钻进倪氏的被窝里,倪氏一如往常地温柔体贴,”夫君今日累吗?“”不累……“

    蓝政锦说完又后悔了,就见倪氏整个人都贴上自己的胸膛,对着他的脖子亲了又亲,撩拨他的心痒痒的,可是他的心无论如何骚动,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个地方就是不给他面子!

    他已经偷偷用过许多种办法,还看了许多大夫都不见好,这事也不敢让倪氏知道,就怕她嫌弃自己。

    倪氏见到蓝政锦僵硬,疑惑地问:”夫君你怎么了?最近有心事?“”没有!“蓝政锦连忙转移话题,”我是瞧着羽儿的病好了许多,多亏了有你当初给她张罗的婚事。“

    对倪氏的为人,蓝政锦从不怀疑,甚至这个念想都不曾动过,他知道她的敏感点,更知道她喜欢听什么。

    倪氏笑着往蓝政锦的身上靠了靠,蓝政锦有些不自在。

    其实倪氏早就发现蓝政锦最近的问题,她不说病不代表不知道,女人心细如尘,更何况同床共枕了多年的夫妻,一个细微的表情她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男人最爱面子,那些事不行,最怕被人提起来,所以她从不主动问,不仅是给蓝政锦留面子,也是要留住他的弱点。

    倪氏放弃撩拨,笑道:”哪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有忠义公的医术,他可是神医,上次羽儿中毒还是他解的,听说他可是什么病都能治呢,不然羽儿怎么好的那么快。“

    她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蓝政锦,蓝政锦的眼睛闪了闪,他怎么把忠义公给忘了,他可是神医!

    倪氏见有了效果,又继续道:”当初说好羽儿好了,给他再张罗个门当户对的婚事,之前紫苑发生那么多腌臜的事,也是该找个正经的奶奶进府了,以前咱们府上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夫君您觉得呢?“

    蓝政锦一边想着应该找忠义公说说病情,一边又觉得愧对倪氏,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他一个囫囵坐起来,笑道:”都听你的,不过我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公事没处理完,你先睡,别等我。“

    倪氏知道他是趁着忠义公还在府上去找他看病去了也不拦着。

    这男人还是有能力的时候招人爱,谁也不想守活寡不是。

    倪氏冷冷一笑,这府上可是又要办喜事了!

    云锋本来也应该走的,但是被李朝朝和蓝翎羽留下来再加戏一场,反正为了外甥做什么都应该的。

    李朝朝得到消息蓝政锦去找了忠义公,她自己则悄悄进了柴房,看到一身狼狈的小扇,只说了一句话,”你的卖身契在我手中,是要进窑子?还是乖乖的听话?你自己选。“

    小扇咬着牙,”你威胁我!“”我只给你一刻钟的时间……“

    李朝朝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扇,她没有别的选择。

    时间静静地流淌,且说蓝政锦找到忠义公把自己的难言之隐说出来,云锋给他把了脉,遗憾地摇摇头,”你没病啊。“

    蓝政锦有些气急败坏,所有人都说他没病,可是他就是那方面不行啊!

    云锋脸上没有表情,自己配的药当然别人查不出来了,他叹了口气,安抚道:”你也别急啊,身体没病,也许心里有问题。“”什么意思?“蓝政锦不解。

    云锋笑道:”这心里有病是说你行为意识不受控制,有时候紧张也算是一种心理疾病,一紧张你就办不成事……“”你哪里看来的歪理?“蓝政锦无法苟同。

    云锋的笑意里多了几分闪神,那个人告诉自己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反驳的,可是事实证明她说的是对的。”信不信由你。“云锋冷冷道:”反正你身体没病,为什么就是不举呢?“

    蓝政锦被他一语道破,有些恼怒,”你什么意思?“

    云锋笑道:”打个比方,你天天只吃一样菜,吃了二十年,一日三餐都是同样的,你会不会腻?“”会……会啊。“蓝政锦有些懂了,不确定地问:”可有解?“

    云锋嗤笑:”换个口味试试。“

    蓝政锦一想到换个口味试一试,冷汗就下来了,说实话,他从来没想过和别人怎么样,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确实是要好好想想,总不能一辈子就这样不举吧!”那万一换了口味还不行呢?“蓝政锦有些打退堂鼓。”你试都没试怎么知道不行!“云锋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若还是不行不正和了你的心意,反正你也不想让你夫人为难,那就一辈子让你的‘兄弟’耷拉着脑袋呗。“

    蓝政锦听出云锋的调侃气闷地挥袖子走了。

    可是满脑子都是云锋的话,他若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是不是自己吃腻了东西?万一换了口味还是不行,说明他心里根本没问题,可若是真的成了?那岂不是要对不起倪氏?

    他垂着脑袋有些丧气,换口味倪氏伤心,可是一辈子不举倪氏估计也不会高兴!

    蓝政锦独自一人在花园里走,也没注意看路,忽然有个柔软的身体撞入他的怀中,只听哎哟一声娇嗔,他抬起头就看到一双小鹿一样忽闪的大眼睛,一下子就虏住了他的心。

    然后他自己就感觉到某个地方,正以他能感觉到的速度,完全不受控制地慢慢地充满了力量……

    ------题外话------

    哎哟喂,这章卡的我……卡了好几个小时。

    不过看到某人的奸计得逞,我也会心地笑了。

    哈哈哈哈……太坏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