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分为好几堆,苏珊乖乖坐着看着其他人的动作,不时拿眼角去瞄那辆大马车。注意到她的注意,简笑了:“苏珊,很喜欢那辆马车吗?”偷看被人给抓了个现行,苏珊脸红了下,摇摇头:“不喜欢。”她又不是孔雀,对那些华丽不实用的东西不感兴趣。她好奇的是车里的人。

    “简姐姐,你知道那车里是什么人吗?”小心挪到简身边,苏珊低声问道。

    “苏珊很好奇啊,不过,姐姐也不知道呢。不要乱看了,那些人的实力可是很强的。乖乖等着,等下就可以吃饭了。”

    “嗯。”苏珊乖乖地坐着,盯着眼前的那锅汤发呆着,火苗的跳动的光影投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在刘海遮盖下的眉心的扇形图案也跟着忽隐忽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眉心的图案会自主消失,只有苏珊去触摸才会稍稍出现。

    “茶杯,茶杯!”苏珊在心里唤着,过了****,它也该调节好心情了吧。

    “干嘛?”茶杯没好气地说道,从魔宠空间里出来趴在苏珊的肩上,苏珊听它中气十足的声音,笑了笑,总算不再阴阳怪气的了。

    “丫头,那些是什么人?”茶杯伸出个小爪子指了指后边正忙着准备食物的人问道。

    顺着茶杯爪子的方向瞄了下,“不知道,我一上马车就睡着了,下了车才发现。”

    “那些人的实力比你们这队人不知道强了多少,你们是怎么跟他们搭上线的?”那些魔法师都穿着魔法袍,上面都有标有魔法等级的图案,例如火系魔法师则是一小朵火苗,数量按扇形分布叠加,而武士则是手背上纹着的剑,剑的数量就代表着等级,同样呈扇形分布。

    “这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队长。好了,不要再看了,要是引起他们的注意就麻烦了。”苏珊掰回茶杯的头。

    “我有预感,你们这一路绝不会顺利。”茶杯晃着头从苏珊手里挣脱出来,一副笃定的样子。

    “想那么多也没用,顺其自然吧!”

    “你这个笨蛋,我这是提醒你,让你提早做准备,你竟然不放在心上。”茶杯的声音大了起来。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准备了?”斜睨了茶杯一眼,“事情没落在我们头上时,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句话把茶杯给堵了回去,“对了,茶杯,你看看我现在的身体情况怎么样?”

    因为与苏珊的密切关系,茶杯发现了她的整体变化,它眯了眯眼:“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估计跟经络有很大的关系。”

    “哎,跟你说你也不知道,不过,茶杯,那要是有心人想要试探我的话是不是就会发现我的异常了,有没有办法掩饰的?”

    茶杯刚想反驳前半句话,就被带过了,“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除了你和我,没有人会知道的,他们探查你的话也见到的只是个见习魔法师。”

    “好了,该吃饭了。”伸手接过帕西递过来的碗,苏珊感激地朝他笑了笑,拿了块肉给茶杯,“喏,先吃着,现在可没办法弄那么多食物。”

    茶杯什么也没说,不满地用尾巴扫了苏珊脖子一下,抱着那块肉啃了起来。

    端起碗刚喝了两口,苏珊注意到其他人的眼睛都盯着后边瞧,她一看,只见刚才那个络腮胡武士轻轻敲了下车门,然后恭敬地低声说了什么,然后就见车门打开了,先爬出来的是一个穿着蓝色衣裙棕色头发的约十二三岁的女孩,那个女孩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把手伸了出去,然后扶着一个年级跟苏珊差不多的女孩子下车。远远地看去,那个女孩浑身冒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一头紫色的头发柔顺的飘在脑后,穿着一身红色的丝质连衣裙。似乎察觉到苏珊他们这边的视线,她瞟了一眼,然后冷漠地在铺在地上的布匹上淑女的坐下,开始进食。

    苏珊回过头来,在心里暗笑,这个女孩还真是表里不一啊!

    “哇,好有气质的小姐啊!”帕西嘴快地赞道,“就是啊,你看那坐姿,那用餐礼仪,完全就是个贵族出身。”尼克附和道。

    “哼,一个黄毛小丫头能有什么气质?”琳达总是喜欢和众人唱反调。

    “你嫉妒人家就直说,何必贬低她呢?”尼克嘲道。

    “你说谁嫉妒呢?你一个大男人你又懂什么?”琳达的声音大了起来,惹得另一队人探究的眼神也频频朝苏珊他们望过来。

    “够了,都给我住嘴。”纳西冷声喝道,语气里隐含着怒气,“吃你们的饭,什么都不要管。”

    “哼。”琳达恨恨地瞪了尼克一眼,随便吃了两口就走开了。

    “哈哈,笑死我了,哈哈!!!”茶杯在苏珊口袋里笑得猖狂,“你笑什么,有发生什么好笑的事吗?”

    “刚才那个凶女人的样子,真的好像火云鸟啊,稍微一碰就呱呱地叫个不停,哈哈!”茶杯挠着苏珊的口袋解释道。

    “没见过。”她还是没觉得哪里好笑的。

    “哈哈,你会有机会见到的。”

    苏珊不理它继续吃她她的午餐,细嚼慢咽对胃比较好,她不赶。

    “啊!!!!”刚把东西给收拾好,突然传来一阵高分贝的尖叫声。

    蓝色冒险队的成员身形同时一滞,心里暗叫不好,这是琳达的声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是森林里,马上所有的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尤其是纳西,脸都快黑了。森林里总是潜在着许多的危险,在此经过的都是赶路的,一般不会进入森林深处,就算进去,也尽量不去招惹什么魔兽。但是现在···

    同一时刻,苏珊和那位小姐马上被送进马车里,魔法师和武士都准备好战斗姿势,精神绷得紧紧的,丝毫不敢放松。

    透过车厢的缝隙,苏珊见到灌木丛由远及近的抖动,绊着急促的脚步声喝气喘声,同时有“嗡嗡嗡”的声音不断地接近。苏珊一听这个声音,皱了下眉头,这怎么这么像蜜蜂的声音,不同的是被放大了几倍,震得耳朵难受。

    再一看那些武士和魔法师,每个人都脸色瞬间变为灰白,握着武器的手微微地颤抖,而帕克则害怕地惊叫起来:“大头蜂!!”

    大头蜂,苏珊想了想,好似是一种生活在森林中的魔兽,个有柚子大,头尖翅黑,尾刺有毒,喜食花蜜,群居,报复性极强,因此,森林中无论实力强大或弱小的魔兽都不会去主动招惹它们,只是,琳达她怎么会犯这么个低级的错误?

    显然帕克的答案是正确的,那个络腮胡武士马上大喊道“大家聚集在马车周围,魔法师撑起防御罩,保护好小姐。”话音刚落,蓝色小队的马上把苏珊呆的那辆马车拉到那辆边上,跟着其他人围好,这种危急时刻,再计较亲疏是件愚蠢到顶点的事情。

    随着灌木丛被拨开,琳达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同时还有跟在她后头的一片黑乎乎的暗影。此时琳达的头发已是混乱地纠结在一起,身上的衣服被荆棘割得破破烂烂,渗出的血丝染红的衣角,她的脸上满是惊恐,曾经的骄纵刻薄已完全褪下,半边的脸蛋肿得老高,且隐隐有变黑的趋势。

    琳达撑着跑到众人的防护罩中,就像堆烂泥般摊倒在地,犹在颤抖的身体已没有一丝力气爬起来,刚才的情景已经让她的精力张到了极致。

    就在琳达进入防护罩中时,防护罩的作用刚好启动,跟在她后头的大头蜂一把撞在防护罩上,停了下来。这大头蜂的智能并不高,碰到障碍还是继续往前撞,大有不撞破不罢休的气势。于此同时,魔法师的各种魔法同时施放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五颜六色的色彩,也因为大头蜂的体积够大,数量够多,因此魔法大部分并没有空放。

    而对于大头蜂,武士现在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只能绷着精神,祈祷着魔法师们的魔法能够打退这些大头蜂。但是,如此毫无节制没有间歇地释放高级魔法,魔力消耗得迅速,而在战斗中,魔力的恢复异常的缓慢,很快地,简和纳西的脸色苍白得像张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没有魔力,任凭你会再高级再厉害的魔法也是空谈。

    防护罩的支撑也是需要消耗魔力的,特别是这么大的一个防护罩,消耗的魔力更是多,在大头蜂的撞击下,防护罩开始出现龟裂的迹象,而撑住这防护罩的魔法师已摇摇欲醉。在几只大头蜂的合力撞击下,防护罩崩然瓦解,犹如压在冰面上的最后一点重量,支离破碎。

    地上满是大头蜂的尸体,而空中的大头蜂的数量还是没有减少的趋势。所有的人的神色都不由得凝重了起来,络腮胡喊道:“保护魔法师,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他们恢复魔力,誓死保护好小姐。”

    所有的武士都把自身的斗气激发起来,一把剑或刀在空中密集地会挥舞着,短时间内大头蜂业近他们身不得,不过总是有些漏网之鱼盯到了在一旁的魔法师身上,却也很快被除去。

    苏珊抓着茶杯,看着眼前的情况说:“茶杯,你说,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对付大头蜂了吗?”难道他们的性命今天就要搭在这里了吗?

    茶杯不屑地说道:“都是些自以为是的笨蛋,难道就不会躲进马车里吗?他们真以为他们能对付得了大头蜂。反正我们现在在车里,不用担心。”

    “可是···”

    “你担心那么多做什么,他们的死活与你无关。”

    天冷有人请吃火锅是件幸福的事,可是挤公交车就是件痛苦的事了,于是今天的更新就悲剧了,晚了··对不起哈,各位亲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