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的长袖曳地裙装,秀发挽成云髻,髻上插着两根玉笄。她撩起裙摆,飞快地跑着,身上的玉佩不断地发出叮叮铛铛的声音。

    “小姐,您别用跑的,小心被人瞧见呀!”在她身后的小婢女急急地喊着。

    她闻言,顿时停下脚步,大而妩媚的双瞳左顾右盼,轻吁了口气。“好险,没人瞧见我刚才的模样。”她自言自语着。

    周朝以礼享天下,上自天子下至平民百姓,人人奉礼自持不逾越。若是被人瞧见她方才失礼的模样她准会挨一顿好骂。

    小婢女这才追上她。

    “小姐!您别急嘛!符刚不是先回来禀报过了吗?泱师傅待会就到了。”

    是啊,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泱师傅了,不知这几个月他在外头有没有遇到什么新鲜事儿?她心想。

    她就是邢国太宰之女,姬-嫣。

    小婢女帮她理了理衣服,顺口叮咛她:“小姐,别再用跑的啦!”

    方才她可吓死了,要是被长辈看到,她也一定跟着遭殃。

    “好啦,瞧你紧张的。小小年龄就跟嬷嬷一样,念个不停!”她娇声斥她,声音甜甜的,没有半点责备人的意味。

    “小姐我遵命,听您的话,慢、慢、走。”语毕,她还真是慢步走了起来。

    “小姐,您想折煞奴婢啊?”小婢女急忙叫着。

    她朝小婢女灿烂一笑。“开你玩笑啦,别认真。”

    这就是姬-嫣,和任何人相处都是那么的怡然自得。

    同一时间,易泱和滟儿也刚好到了太宰府。

    一路上和易泱有说有笑的她,一进了太宰府,便嘴不作声。

    她一时之间还调适不过来。

    尤其当她看到气势宏伟的太宰府时,脑海里就浮现出和北狄皇宫有关的回忆。几个月来,她没再做过那种恶梦了,但如今置身在这里,不禁让她忆起从前那种窒息的感觉。

    不过,这里和北狄皇宫最大的不同,是没有那种令人作恶的荒淫味儿。只要有他在,应该没问题……

    滟儿心想,或许就如泱师傅所说的,她可以习惯这里的生活也说不定。

    滟儿跟着易泱走过弯弯折折的曲廊。这里真的是大到超乎想像!

    “泱师傅!”银铃般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

    他们转过头看向来人。

    “-嫣,我正好要去找你。”易泱说。

    “哦!泱师傅也贪玩唷,在外头玩到都不知要回来了呢!”

    “胡说!”易泱的眼神充满了爱溺。“都要做新嫁娘的人了,还这么调皮!”

    而她真的对他做了个调皮的表情。

    “唉?你带了谁回来?”-嫣这才发现有个人一直躲在易泱背后。

    易泱转向背后的人。“滟儿,她就是我和你提过的-嫣。”

    “-嫣,她是滟儿。”

    “你就是滟儿?”-嫣倾身瞧了瞧她。先前已听符刚禀报过这事,知道她要来住在府里。这下见到了本人,更是开心。

    “哇!你生得真美耶——你几岁?我该叫你姐姐还是妹妹?”

    滟儿不知如何和她搭上话。她原以为只有泱师傅在的地方,才会让人有一股温暖的感觉,想不到,眼前的女孩也给人同样的感受。

    “你怎么不说话呢?”溶嫣满脸疑惑。

    “我——十七了。”滟儿有些吞吐。

    “小我一岁啊,那我就称你做妹妹咯!”

    其实,-嫣从小就被人呵护倍至,不像滟儿经历那么多人生波折,所以从外表看来,年纪反而要比滟儿来得小些。

    她亲切地上前牵起滟儿的手,这动作让滟儿瑟缩了不,-嫣注意到了,却只朝她柔柔一笑。

    “几天前,我就知道你要来住这儿,所以什么都替你准备好了。走!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嫣拉着她就走,但她却动也不动。

    滟儿不知所措地看着易泱。

    “没关系,和她去吧。”他说。

    “走嘛——”-嫣催促着她,然后朝易泱甜甜一笑。“人我先带走啦,待会再还你。”

    一路上,-嫣都在逗她开心,滟儿不习惯和生人如此亲近,可是,她却执意握着她的手不放。

    “到了,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她将门推开进去。

    滟儿随着她人内,却怔住了。这……这真是要给她住的房间?

    这房间除了格局大之外,布置亦十分精巧。一入内先是小厅,往里走拾阶而上,将锦幕一拉开,才是床榻。

    “还喜欢吗?”-嫣问她。

    “嗯!好大的房间。”她怯怯地说-

    嫣扬起嘴角。“你就安心地在这儿住下吧!”语毕又朝她笑了笑。“你一定很特别,除了我,泱师傅很少和女人亲近的。”

    滟儿思索着她话中的意思。

    “唉?你可别误会哦,我可是快嫁人了!”-嫣说到这里,不禁露出娇羞模样。

    “那人和泱师傅一样好吗?”滟儿好奇地问。不然他们朝夕相处,怎么不是和他……

    “当然不一样好!”-嫣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

    “我和泱师傅就像是亲人一样,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比我的亲哥哥还亲呢!可是他呢……”-嫣想着未婚夫婿的模样,心底泛出一丝甜蜜感。

    “我和他一起长大,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他在身边的时候,我整颗心满满都是他,他不在的时候,一颗心就好像被人挖开一半似的。你明白这种感觉吗?”

    滟儿点了点头,那.感觉似曾相识。

    “哎呀!瞧我一直拉着你说个不停,都忘了你赶了一天路,需要休息呢!”

    滟儿朝她轻摇首,表示不介意。

    “你先休息一下,待会儿侍女会来帮你更衣,我可是准备了晚宴要接待你和泱师傅呢!”

    滟儿一时语塞,不知从何拒绝她。

    “那我先出去了。”-嫣对她的反应没多留意,语毕,便转身离去。

    现下,房里只剩她一个人,而滟儿心里只想到易泱。

    她有点后悔。来到这里,万一不能时时见到他,怎么办?

    门外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请进。”

    一名小侍女开门进来。

    “小姐,请您更衣准备沐浴。”小侍女说。

    啊?滟儿看着小侍女卑躬的模样,傻住了。她不是很习惯。

    “小姐?”小侍女满脸不解,何以眼前的女子默不作声。

    “哦。”滟儿回过神来,伸手要拿起小侍女捧在手上的浴衣。

    小侍女见状,将手移了开。“唉,小姐,我是来侍候您更衣的。”

    “我……我自个儿来就行了。”滟儿怯怯地说。

    “这怎么成?服侍您是奴婢应该做的。”

    滟儿不想和她争辩,一伸手,急忙拿过她的衣服,快步走到屏风后,并抛下一句:“我很快就换好,你可别过来。”

    小侍女见她飞快地跑进屏风内,赶紧趋前。滟儿察觉到她的举动,难得硬起了口吻道:

    “不许过来!不然……不然……”她努力思索可以要胁小侍女的话。“不然…….我要生气了!”

    小侍女倒不觉得滟儿会真的生气,反倒觉得她似乎很慌呢!

    “好、好,我不进去就是了。”小侍女一脸疑惑。怎么会有不要人服侍的小姐啊?

    余需余

    两名侍女一前一后地领着滟儿往浴池走去。她换上一身素白衣裙,长发如云地披在肩头,脸上未施脂粉,整个人宛若芙蓉出水。

    绕了几个回廊后,领头侍女在一扇紫檀木门前停下。她推开门,领着滟儿人内。

    浴室中间围着两片屏风,屏风里升起袅袅白烟。几名侍女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看见滟儿皆微微躬身行礼。

    “-嫣小姐要我们来服侍您沐浴。”一名较年长的侍女开口说道。而里头的女婢,全是-嫣的贴身侍女,是她差遣来服侍滟儿的。

    滟儿闻言,心头一惊。好不容易才过了一关,怎么又来一关?

    “我……我自己洗就行了,你们出去,好吗?”

    “不成!这是-嫣小姐交代下来的,您叫奴婢怎可轻忽?”年长侍女一边说,一边觉得奇怪。贵族仕女都是由奴婢服侍沐浴的,怎么眼前的她竟显得如此别扭?

    她向一旁的侍女使个眼色,几名女婢趋前,二个一左一右地抓着她,另一个拉开系在她腰间的带子。

    “不要!”滟儿惊呼,出手甩开侍女们,两手紧紧抓着衣襟。她是如此的惊慌,因为,衣襟里有着她不为人知的秘密!

    年长侍女却误以为滟儿嫌她们生疏。“小姐您放心,-嫣小姐都是咱们在侍候的,不会让您……”

    “我说不要就是不要!”滟儿打断她的话,她真的慌了!

    年长侍女却一厢情愿地认为滟儿是不信赖她们,但她也不以为意,反正娇生惯养的贵族小姐她见多了。她思忖着,恐怕得现真功夫,才能让滟儿觉得她们服侍人的功力没话说。

    “小姐,您就别让奴婢为难了。”她一边卑躬地说,一边趋前拉开滟儿的手,欲为她脱去长衣。

    “走开!”滟儿闪躲着她,而其余侍女见状,也上前帮忙,加人脱去她浴衣的“战局”。

    “不要!”滟儿大叫,一手忙着抓紧衣襟,一手忙着挥开七、八只伸向她的手。一时之间,浴池一片混乱,只见四、五名侍女围着滟儿一人。

    “别碰我!”滟儿哭喊出来,所有的人忽然停下手,愕然不动。

    滟儿跪在地上,两手支着地,浴衣已敞开滑落至腰间,发丝因挣扎而显零乱,几绺发丝散落在她裸捏的酥胸上,略略掩住了那令人惊心的印记!

    整座浴池顿时鸦雀无声。

    室内所有的人都瞧见了,也全部诧异地说不出话来。这些人全是为人所奴,当然明白那印记所代表的!

    “呜……”滟儿俯在地上,嘤嘤哭了起来。

    她想起易泱,却不知要上哪儿找他,她觉得自己逃不开这里了。

    侍女们则呆立着,全然不知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

    “滟儿!”姬-嫣一进门便急急唤她。一名较机灵的侍女,在方才大伙儿们全然不知如何是好时,赶紧跑去向她禀报浴池里所发生的事。

    侍女们见她一到,全都跪下来。

    “你们全起来吧!”语毕,姬-嫣蹲下身子,为滟儿拉上衣服。

    滟儿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看着她,哽咽说着:“对不起……”

    “你在说什么傻话!”-嫣轻斥。“不是说好要称你一声妹妹的吗?咱们既是姐妹,需要说什么对不起?”

    “滟儿的身份不配!”她哀哀地说。

    “什么配不配?是姐妹就是姐妹!”-嫣争着说。

    滟儿仍一径地摇着头-

    嫣看她一脸固执,思索着要如何安慰及说服她。突然灵光一现,她闪动着慧黠的眼眸,想到该怎么对她说了。

    “滟儿,我和你说个故事。”滟儿闻言,却是一脸的迷惘,她不明白她的用意-

    嫣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便接着说道:“在咱们周朝之前,天下是殷商天子的。前朝商汤执政的时候,有个名相叫做伊尹。而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伊尹,你们可知道他是什么出身吗?”-嫣用“你们”而不是“你”,这个故事她是打算说给所有的奴婢听的。

    她看着所有的人,继续说道:“他是一名奴役。成汤见他颇有识见,提拔他为右相。成汤不计较他出身卑微,封他为官,他可以以一介奴役,成为商朝名相。所以,识一个人,不是看他的身份的。今天,我姬-嫣和滟儿以姐妹相称,就是和身份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们明白吗?”-

    嫣自小接受贵族教育,这番话将她知书达礼的一面表露无遗。

    其他的人听了她这一番话,更在心中多敬佩她一分,尤其是滟儿。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将滟儿扶了起来。

    “你们先下去吧!”-嫣想和滟儿说说体己话,心想婢女们在,她可能会不自在。

    侍女们这才全退下了。

    “好点了吗?”-嫣一脸关心地问她。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啊!她如何能对她如此推心置腹?

    “傻妹妹,人家就是想对你好,你怎么会这么反间人家呢?”-嫣嗲声嗲气地说,又回复到她平时调皮的模样,和适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她的回答让滟儿蹙起眉,因为这一点逻辑也没有嘛!

    “哎呀,我说得明白点好了。”-嫣瞧她的表情,大抵也知道她心底在想什么。

    “有时候,不管你和某个人相处、还是见面的时候,会觉得有股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心里跑呀跑的。然后你再仔细回想一下,会发觉这种心情好像在什么时候出现过,可是又想不起来。这就是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感觉。那就好像、好像……”-嫣以纤纤食指支着下巴,思索着要怎么形容。

    “啊!就好像我第一次见到泱师傅的时候!”-嫣因为自己的新发现而雀跃不已,她兴奋地接着说:“说不定,咱们上辈子是好姐妹呢!所以这辈子还要再聚在一起。”

    触儿听到她这么说,不禁露出了笑容。

    “你懂我的意思了吧?所以我怎么能不对你好呢?”-嫣觉得自己这么说,正好为那一套解释划下了完美的句点。

    滟儿看着-嫣娇美的容颜,觉得窝心极了。这种感觉,之前只有在易泱身上感受过。她咀嚼着-嫣刚才的话,思索着那种感觉。

    这却使她想起了雪景、雪天、和他……

    =====

    滟儿坐在梳妆镜前,怔征地看着铜镜里那张绝艳容颜。她抚着自己的脸,感觉好陌生,好像从没见过这个人。

    大半天折腾下来,滟儿在-嫣的陪伴下,整个人做了精心打扮。她穿上一件翠绿色束腰长裙,脸上略施了一点脂粉,肌肤在烛光下显得光润白暂。

    “滟儿。”有人在门外唤她。

    是泱师傅?滟儿赶紧起身为他开门,几乎是用跑的!

    她打开门,脸上露出无比兴奋的笑颜。易泱一看到她,却当场愣住了。

    滟儿瞧着易泱看她的模样,才想起刚才从铜镜里看到自己时,也差不多是这种神情。

    她抬起一双纤纤小手,捧着自己娇嫩的脸庞,红着脸说:“我的脸很吓人吗?”因为,方才她就被自己的样子给吓到了!

    易泱稍回过神来,看着她香腮绯红,素手捧着自己的小脸蛋,一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模样,一时之间心猿意马,一股情绪在胸中沸腾。

    “不……不是的。”易泱不知道如何形容他的感觉。看她一脸困窘,他脱口说:“你真的……好美,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最后一句话他才说得比较轻松些。

    滟儿听到易泱这么说,整张俏脸更是涨得飞红,羞得低下眼睫,不敢抬头看他。.

    “你不请我进去吗?”易泱柔声问着。

    “啊?”滟儿微启朱唇,这才想起自己打开门之后,顾着和他说话,竟忘了这件事。

    “嗯,请进。”

    “你还好吗?”易泱一进门,便关心地问。

    滟儿一脸茫然,不知道他在问什么。

    “-嫣已经告诉我今天在浴池所发生的事。”易泱向她解释。

    “哦,我没事了。”她小声地说,回想起来,还是有点难过。

    易泱看着她轻蹙着眉,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不自觉地伸出手,帮她理了理额前的发,一如在小屋相处时的情形。

    “刚开始,总会有许多事情是需要去适应的。”

    “可是,我看不到你,好慌!”

    易泱的手顿了下,发觉那股强抑的情绪,快要溃散了。

    忽然间,滟儿的身子微颤了一下。因为,易泱正以指背摩娑着她的脸颊。他的动作极轻柔,犹如春风轻拂,在她的心湖荡起了一波波的涟漪。

    滟儿凝视着他那双深如黑潭的眼,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要被吸了进去,竟连呼吸也有些困难起来。

    他们之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亲密感。

    易泱的手指由脸颊滑向她闪着润腻光泽的樱唇。他的拇指在她唇瓣前来回轻抚。滟儿不自觉微启朱唇,让他的拇指探人,她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易泱抬起她的下巴,缓缓俯下,覆上她柔软的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